Sotheby’s蘇富比《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教科書等級的預展作品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教科書等級的預展作品



預展
在舉行拍賣的前幾天,拍賣公司會公開展示拍賣會中的所有拍品,並設有專家回答問題。預展免費開放民眾入場,大部分需要事前預約,通常在拍賣會前結束。
估價
每件來拍賣的作品都定有最低與最高估價,為專家估計可能達成的成交價範圍。估價是根據對物件的驗證,以及類似物件在近期拍賣的紀錄而定。估價會刊載於電子或印刷圖錄,不但是準買家對拍賣品價值的重要初步參考,而且通常是底價的訂定依據。
成交價
買家須支付的款項,包括落槌價、買家應付酬金及所有應付的消費稅、增值稅或其他稅項。
落鎚價
拍品在拍賣會中的得標價,是拍賣官以擊槌接納的最高競投價,也是最終的銷售價格,但不包括買家酬金。
延伸閱讀:常見的藝術拍賣術語有哪些?



本篇文章中,我們將介紹蘇富比的預展作品,從趙無極和常玉的東方韻味,到西方的皮耶.蘇拉吉和尚.米榭.巴斯基亞的西方創意。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何鴻卿爵士的私人珍藏,其中包含了多件高貴古董藝術,為整場預展增添了特別的氛圍。這不僅是一場預展,更是一堂濃縮了多元文化和藝術史的課程。


█▒ 蘇富比Sotheby’s拍賣公司介紹

蘇富比是由山姆·貝克(Samuel Baker)創辦,1744年3月11日時,以自己的名義舉行了首場拍賣會,貝克曾出版書籍,是成功的書商,也和他的繼任人在拍賣中經手無數珍貴書籍,其中包含拿破崙死後,隨他流放聖赫勒拿島的藏書,以及這位皇帝生前使用過的玳瑁黃金手杖。1767年貝克正式與喬治·利(George Leigh)合夥,喬治·利擁有敏銳的反應,對時機拿捏恰到好處,彷彿生來就應成為拍賣官,他的象牙鎚至今仍在倫敦蘇富比展出。1778年貝克逝世,他的遺產分別由喬治·利和外甥約翰·蘇富比(John Sotheby)繼承,蘇富比在隨後的八十多年裡一直參與公司營運,業務範疇也在那段時間裡擴展到版畫、錢幣、獎章及古董交易。

到了1917年夏季,蘇富比把其業務焦點由書籍轉移到藝術界的中心。現今,除了拍賣業務外,蘇富比提供一系列全面服務,包括藝術諮詢、儲存、售後支持、科學研究,以及金融和估價服務,也成立藝術學院培養後進,並且還涉足了蘇富比鑽石和蘇富比洋酒的零售業務。


參考資訊:關於蘇富比蘇富比服務項目




█▒ 教科書等級的預展作品

趙無極(Zao Wou-Ki):《15.02.65》、《Les Oliviers》

這裡,我們不談趙無極的生平和藝術成就,而是介紹他對自身文化的深刻見解,所以這邊的內容,會偏向他的內心獨白,了解一個中國人,對自身文化的看法,以及到法國闖進藝術殿堂的趣事。

趙無極認為,中國的繪畫自16世紀以來就缺乏創新,他認為當代藝術家只是在模仿漢朝、宋朝的傳統,把繪畫簡化為一種純粹的技巧。他感到中國藝術已經失去了想像和變化的可能性。為了掙脫這種枷鎖,趙無極決定離開自己的文化背景,遠赴法國。因為不這麼做就是死路一條,別無選擇。

1948年4月1日與妻子謝景蘭(連結是站內謝景蘭作品)抵達巴黎,第一件事就是去學法文,但最讓趙無極頭痛的是性別,練了40年還是會講錯,每次畫展開幕都引得台下哄堂大笑,最後乾脆放棄了。

在中國,趙無極並不是個特別害羞的人,但一到巴黎之後,法國女人的眼光卻常使他臉紅,甚至讓他垂下眼睛不敢直視。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趙無極 / 15.02.65 / 97x195cm / 油彩、畫布

15.02.65 / 97x195cm / 油彩、畫布

1965年的作品,這時趙無極與第二任妻子陳美琴在一起。此時的他已將西方抽象和東方寫意融會貫通,被稱為「狂草時期」,作品中充滿力道的草書風格,畫出生命力、風、流動感,並參加多次沙龍展、雙年展,開始小有名氣,亦被認為是他藝術生涯的巔峰。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趙無極 / Les Oliviers / 65x50cm / 油彩、畫布

Les Oliviers / 65x50cm / 油彩、畫布

1952年10月,甲骨文時期的作品,作品名稱是橄欖樹的意思。

這也是我個人最愛的時期,因為比起「狂草」更多了些憂傷的成分,總感覺有理不清的千絲萬縷。粗黑的軀幹夾帶著細碎的思念,由近而遠、由下而上,不知是對前妻謝景蘭的遺憾,還是對家的想望。


皮耶 · 蘇拉吉(Pierre Soulages):《Peinture》

如果天堂有黑色,蘇拉吉一定會讓它發光。

有「黑色畫家」美名的皮耶 · 蘇拉吉,2022年10月26日離開人世,享壽102歲。以黑色抽象畫聞名於世,活躍於20世紀的巴黎藝術圈,擅長運用黑色賦予畫面光線和色彩深度,也有人評論他為「從黑暗中解放了黑色」。

蘇拉吉是趙無極的好朋友,兩人相識於1950年代,是趙無極「狂草時期」亦師亦友的存在,兩人都從遠古時期的創作尋找靈感,趙無極研究甲骨文,蘇拉吉則投向洞穴壁畫,雙雙認為這些無名的藝術家,從一開始就創作出了頂尖的藝術品。從洞穴中領悟而來的「黑」,讓蘇拉吉發現黑的反光性,這讓他深深著迷,因為黑色是吸收了所有顏色的顏色,卻能夠反射光線。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皮耶.蘇拉吉 / Les Oliviers / 65x50cm / 油彩、畫布

Peinture / 195x130 cm, 3 décembre 1956 / 油彩、畫布

蘇拉吉的作品常以其龐大的尺寸和創作時長作為命名依據。第一次在預展現場看到這幅畫,被它的線條結構所吸引,它們彷彿模仿漢字書法的橫豎轉折,儘管我用盡想像力解讀這些線條所代表的圖或是字,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理解。

因此將注意力轉向了畫面中「黑色」之外的元素,本來是要看看黑色線條旁的其他顏色是否有什麼特別的,然而,在左右移動觀察的過程中,眼睛不時被照射燈的反光閃到。這讓我不由自主地想,也許蘇拉吉就是故意要這樣做的,因為研究黑色的過程中,那反射出來的光可以讓作品的黑色線條更為明顯,讓你更想去看它。


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達陀 - 修二會之行》、《BB85》

1924年出生於日本尼崎市,是具體派的成員之一。具體派是成立於1954年的前衛藝術團體,原名是「具體美術協會」,由主導人吉原治良偕同一眾藝術家所成立,次年另一個藝術團體「新製作協會」的成員,白髮一雄、田中敦子等人也加入,成為代表日本戰後藝術的潮流。

吉原治良本身是一位經營石油公司的企業家,他與其他年輕的藝術家之間存在著顯著的年齡差距,形成一種師徒關係,而這種關係意味著,所有的作品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吉原的影響和批評,基於他的核心理念:創造前所未有的藝術。如果沒有吉原的認可,任何藝術家都難以在協會中站穩。到了1972年吉原過世後,具體美術協會正式解散,雖然主要成員如田中敦子和金山明早在1960年就已退出,事實上該協會早已名存實亡。

1956年,這位藝術家開始了他的「足畫」系列,將自己懸掛在畫布上,並在觀眾面前用雙足來回擺盪,留下痕跡,這種作品展現了身體在一瞬間的生命力。2008年,白髮一雄去世,享年83歲。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白髮一雄 / 達陀 - 修二會之行 / 130x162cm / 油彩、畫布

達陀 - 修二會之行 Dattan(Shuni-E No Gyo) / 130x162cm / 油彩、畫布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白髮一雄 / 達陀 - 修二會之行 / 130x162cm / 油彩、畫布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白髮一雄 / 達陀 - 修二會之行 / 130x162cm / 油彩、畫布

這兩件皆有可能是「足畫」,側面可以看出顏料使用的厚度,讓作品在平面上也有立體感。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白髮一雄 / BB85 / 80x116.5cm / 油彩、畫布

BB85 / 80x116.5cm / 油彩、畫布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白髮一雄 / BB85 / 80x116.5cm / 油彩、畫布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白髮一雄 / BB85 / 80x116.5cm / 油彩、畫布


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Buste De Femme Au Bras Leve》、《Mandone A Lenfant》

藤田嗣治(Tsuguharu Foujita)在富藝斯x保利拍賣的文章中介紹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連結觀看文章!

這邊再補充一些關於「巴黎畫派」的知識,他們與其他藝術流派不同,並沒有清楚的組織,而是在一戰後,對群聚於巴黎咖啡廳的年輕藝術家們的統稱。這些人來自世界各地,創作風格迥異,且因戰爭的關係,藝術家也經歷了窮困、戰亂、死亡,更容易將生活中的悲傷、憂鬱與憤慨等題材,表現在作品中。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藤田嗣治 / Buste De Femme Au Bras Leve(舉臂女子半身像) / 64.8x30.2cm / 油彩、畫布

Buste De Femme Au Bras Leve(舉臂女子半身像) / 64.8x30.2cm / 油彩、畫布

看藤田對白色的運用,真的只能說太美太溫柔了,光是白色的多種層次,就讓畫面玲瓏有緻,增添了許多性感成分。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藤田嗣治 / Mandone A Lenfant(聖母與子) / 41x33cm / 油彩、金箔、畫布

Mandone A Lenfant(聖母與子) / 41x33cm / 油彩、金箔、畫布

在這幅作品中有幾個點可以討論,為什麼藤田要這樣畫?其一是西方傳統繪畫中,聖母的視線需要避開觀者,聖子則可以選擇避或不避,藤田則是選擇兩個人的視線都避開;其二,聖子的表情是不是太成熟了,那不是小孩子該有的神情;其三,聖子左手壓著的,是一塊白布,還是他的膝蓋,那右腳掌在哪;其四,聖母纖細的手指頭,似乎過長了,右手中指靠緊指甲的前端,肉的比例有點怪異,彷彿長年帶著戒指,指節已經變形。

但這件作品最厲害的,莫過於框的搭配,讓整體神聖感更加凸顯。


看看無框版本對作品的影響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藤田嗣治 / Mandone A Lenfant(聖母與子) / 41x33cm / 油彩、金箔、畫布(無框版本)


常玉(Sanyu):《紅底瓶枝》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常玉 / Branches(紅底瓶枝) / 90.5x119.5cm / 油彩、木板

Branches(紅底瓶枝) / 90.5x119.5cm / 油彩、木板

這幅《紅底瓶枝》,是常玉送給友人哈皮利先生(Yves Rapilly),以賀喬遷之喜的作品。哈皮利先生是常玉晚年最大藏家(Levy)的朋友,也是曾親身接觸常玉的收藏家族,更在1965年12月借出別墅,為常玉舉辦生前最後一次個展。而《紅底瓶枝》自誕生以來,過了60年才曝光在市場上,真的可說是一件珍寶。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常玉 / Branches(紅底瓶枝) / 90.5x119.5cm / 油彩、木板(局部)

大筆揮灑的紅色背景,更顯枝節的高雅。一般來說,對於紅色的運用,有個既定印象是過於艷俗,令人望之卻步,但這個紅色,反而有種安靜、內斂,與常玉經歷過的人生相呼應。早期看過繁華的花花世界,也在二戰之後走過淒風冷雨,最後藉著花卉凌寒獨放,畫出磅礡的自傳。

在中國傳統象徵的符號學中,將瓶花放在案頭(桌上),諧音有「平安」的意思。

瓶案 > 平安

另一個特別的是,這幅作品的媒材不是畫布,而是木板,是因為要送人,所以選擇較快乾的木板。

這也是本場拍賣預展中,個人最愛、經過它前面最多次的作品。有興趣的觀眾,可以看蘇富比對音樂人姚謙的採訪影片,姚老師是熱愛常玉的收藏家。


尚 · 米榭 · 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Emblem》

1960年生於紐約布魯克林,從小就熱愛藝術,母親則幫他成為布魯克林博物館的會員,鼓勵他學習藝術。長大後的巴斯奇亞與普普藝術家安迪 ‧ 沃荷(Andy Warhol)成為好友,兩人的關係非常特殊,是對彼此在藝術領域的渴望,安迪 ‧ 沃荷需要巴斯奇亞的創新能量以及叛逆,巴斯奇亞則需要安迪 ‧ 沃荷的名氣。

22歲(1983年)時作品便入選惠特尼雙年展,成為在大型國際當代藝術展中,代表美國參展的最年輕藝術家。1985年登上了《紐約時報》雜誌的封面。然而,事業如日中天的巴斯奇亞卻染上嚴重毒癮,據說只有安迪 ‧ 沃荷能使他控制毒癮,只不過這只持續到安迪 ‧ 沃荷逝世,不久後巴斯奇亞的毒癮迅速惡化,1988年在紐約因服藥過量逝世。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尚.米榭.巴斯基亞 / Emblem / 218.4x248.9cm / 壓克力、油彩、畫布

Emblem / 218.4x248.9cm / 壓克力、油彩、畫布

1984年的作品,集合許多巴斯奇亞常見的元素,包含招牌人頭和鮮明的大字,作品中心的「SCALO MERCI」二字,意謂「貨場」。這個詞語呼應他曾在紐約地鐵車身寫下的簡潔標語SAMO,「same old shit」的縮寫,意為「還是老樣子」。


Sotheby’s蘇富比 |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尚.米榭.巴斯基亞 / Emblem / 218.4x248.9cm / 壓克力、油彩、畫布(局部)

這件作品的特殊之處,是在乍看為白色畫布的地方,其實是有線條的,不曉得是不是隱藏了內心的真實想法,只是在當時的環境不允許他說出來。




█▒ 何鴻卿爵士私人珍藏

另外,本場拍賣還有展出何鴻卿爵士的私人珍藏,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點連結到蘇富比的網站瀏覽,其中包含天下第一把交椅:明代黃花梨椅,最終以1億2,460萬港元(折合約1,600萬美元)成交,超過估價八倍之多,成為拍賣史上成交價第二高的中式古典家具,刷新中式椅的世界拍賣紀錄。

何鴻卿爵士具有卓越的審美觀和文化洞見,對每一件收藏品都進行深入的研究和評價。多年來,他的私人收藏已經成為一個綜合性的藝術寶庫,反映出他自身文人與紳士的多重身份,融合了中國優雅和英國風度。

何爵士的收藏品涵蓋了廣泛的領域,從珍貴的玉器開始,逐漸擴展到古老的青銅器、鎏金佛像等多個藝術類別。在他的住所中,不僅可以看到明清時代仕紳雅集的黃花梨家具,還有喬治王朝風格的精緻木質櫃子,這些都展示了工匠的巧妙技藝和超越時代的設計概念。

他的藝術品收藏還包括了西方著名畫家如埃德加.德加、愛德華.維亞爾和弗蘭斯.哈爾斯的油畫作品,以及紙本大師約瑟夫.馬洛德.威廉.泰納、亨利.馬蒂斯和阿爾伯托.賈柯梅蒂的精湛之作。這些西方藝術與中國近代水墨大師如虛谷和齊白石的作品形成了一種迷人的對比。尤其是,在他位於倫敦的宅邸樓梯旁,長期懸掛著齊白石的《繁花碩果》四聯屏,使得整個空間充滿了淡雅的香氣。

另外,由皇室專用銀匠羅伯特·約瑟夫.奧古斯特手工製作的罕見法國銀器,為這個富有多元文化底蘊的空間添加了一抹歐洲新古典主義的光彩。與此同時,十八世紀的鎏金木家具也與這座宅邸的古典建築風格相得益彰,達到了一種自然的和諧。




█▒ 蘇富比這次預展給了我們一堂生動的藝術課

這回蘇富比的預展真的讓人驚艷,雖然沒有上次「麥克羅威收藏展」的作品那麼國際知名,但在完整性和多樣性上絕對是藝術教科書級別,不僅深入了解藝術家的生涯,也對每件藝術品背後的故事有詳細的解讀。這樣的拍賣預展實在是不能錯過,強烈推薦大家親自前往體驗!



photo credit: art dEEPFIND

█▒ 拍賣資訊

拍賣名稱
《香港蘇富比2022年秋季拍賣台北預展》Sotheby’s Hong Kong Fall 2022 Auction
展出時間
2022/09/17 - 2022/09/18
展出地點
華南銀行國際會議中心:台北市信義區松仁路123號
參觀費用
免費
觀展時間
90-120分鐘(預展作品多且精彩)
媒材類型
油彩、壓克力、畫布、木板、金箔

追蹤art dEEPFIND 找尋你要的藝術想像

IG看更多照片artdeepfind

FB資訊快速看Artdeepfind 藝術網



文章連結已複製
編輯精選
artdeepfind
art dEEPFIND

從大眾的角度出發,使用容易理解的方式或內容介紹藝術展覽和作品,目標讓每一位參觀者、收藏家快速明白作品、展覽的內涵。 追蹤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artdeepfind

最新發佈
Embrace art’s potential
In Art Imaginary,You'll Find One Here.